国外政府购买服务实践经验

丨2015-07-29 09:38

政府购买服务最早起源于西方国家。纵观西方各国实践,政府购买服务大致经历了效率优先的起步探索期(1979年—1987年)、效率服务兼顾的蓬勃发展期(1988年—1998年)以及服务为本的反思完善期(1999年至今),在政府购买服务中的主要做法包括以下几点:

一是明确政府购买的领域。公共服务既包括为所有社会公众提供的发展性、高端性专业服务,也包括为老年人、残疾人、儿童、流浪人员、药物滥用人员、刑释解教人员、受灾人员等特殊、困难群体提供的预防性、补救性和基本性专业服务,但主要集中在卫生、社会服务和教育辅导3个领域,其中基本社会工作公共服务大概占“半壁江山”。从西方国家实践看,由于受公共财力所限,政府购买的重点首先是基本公共服务,然后逐步延伸到一般性的服务。

二是注重培育政府购买的载体。在西方发达国家,已注册的慈善机构、非营利组织、协会、自助团体、社区团体以及社会企业等,都是政府购买服务的潜在提供者。但是政府同非营利组织的合作关系更为密切,据有关调查显示,欧洲非营利组织收入中40%—70%来自公共财政资源,日本为45%,美国为31%。西方政府选择非营利组织主要基于功能互补、公益性强、责任明确、目标一致等四方面的考虑。

三是规范政府购买的流程。政府购买服务流程为,首先是明确需求、制定规划。政府在全面收集关于社会福利需求的信息和社会整体发展规划以及财政计划基础上,制定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服务计划,按照福利需求的次序,确定好服务项目、服务质量和服务数量并制定相应的财政收支方案。其次是公开竞标、签订合同。政府向社会公布预算、价格、数量和与服务相关的各项质量指标,采取公开招标方式确定中标方并与其签订购买合同,对其进行考核与监督。再次是项目实施、监督管理。政府是项目监管的第一责任主体。在项目实施的整个过程中,政府既要直接监督社会工作服务全过程,还要引导社会公众尤其是服务对象对服务质量进行监督,通过社会监督确保合同约定的服务内容落到实处。最后是评估服务、后续跟进。合同结束时,政府部门邀请专家学者或专门的评估机构对服务项目进行评估。评估结束并不意味着服务结束,要制定后续计划,做好后续跟进工作。

四是完善政府购买的方式。西方国家在长期的实践中,逐步形成了四种购买方式:其一是合同承包,也称为竞争性招标或服务外包,政府确定某种公共服务数量与质量标准,然后向社会招标,中标的承包商与政府签订供给合同,并在合同许可范围内自由配置资源,按合同约定提供专业服务;其二是公私合作,主要做法是以政府特许或其他形式吸引中标的组织参与提供社会工作服务并允许其有投资收益权;其三是凭单制,政府向符合条件的服务对象签发消费凭单,通过在服务生产者中引入竞争机制,由服务对象选择服务生产者;其四是补助制,政府通过现金补贴、税收优惠、低息或贴息贷款、免费提供服务场所与设施等方式,对社会工作服务生产者进行补助,以降低机构运营成本与服务产品价格,为服务对象提供更多、更经济的社会工作服务。

五是加强资金管理。政府稳定的预算安排是保障政府购买得以实现的基本条件。英、美等国政府在每个财政年度都有专门的预算,并对地方政府购买服务有一定的要求。在付款方式上,针对不同的内容,分别采取支付固定价格、固定价格加优秀绩效奖励、成本加固定费用、按时间和物质投入量付费等方式。